26日下午3時許,藍翔技校汽修專業學生正研究零部件。
26日下午3點,學生在整車檢測車間學習。
  齊魯晚報濟南11月26日訊(記者 王建偉 李陽)“現在這個情況,咱說什麼都不好。”11月25日晚間,歷經長時間沉默的榮蘭祥在電話里這樣說。事實上,他所創立的藍翔技校,也在等待風波趨於平靜。
  “個人是個人,學校是學校。對於校長個人家庭生活中的事情,我們不清楚,但我們希望不要因為個人的事情影響到大家對學校的看法。”26日,藍翔校方人士面對記者時,這樣闡述對自“跨省打架”以來連番輿情的態度與立場。
  招生受擾 沒有傳得那麼嚴重
  榮蘭祥是11月25日晚間給本報記者打電話的。此前,本報記者多次短信、電話聯繫對方,均未獲得回應。
  此時,正逢山東省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召開,榮蘭祥提出請辭全國人大代表職務的請求。
  榮蘭祥解釋自己的沉默:“我現在不敢多說話,也不好意思多說。現在這個情況,咱說什麼都不好。”
  “出事之後第6天,網上有報道說藍翔帝國轟然倒塌,我們一個小小的學校怎麼就成了帝國了?他們認為報道了六天之後,這個學校就一定倒塌。”在榮蘭祥看來,自己此前之所以不敢多說話,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於,輿論的嘩然中,泥沙俱下,有一些不實的說法。
  11月26日下午,藍翔技校汽修車間里的教學秩序依舊。穿著不同顏色工作裝的學生,在不同的汽修車間操練著各自的課程。當天下午2時,藍翔技校校方分管教學的曹金棟主任、分管招生的趙主任和學校的前黨委書記李自祥接受了本報記者採訪。
  校方人士帶記者參觀了汽修車間和廚師課堂。談及此前對媒體的規避態度,自2004年退休後即進入藍翔技校並曾長期擔任黨委書記的李自祥說,“我們也是沒辦法,接待這家媒體就得接待另一家,我們還不如低下頭扎扎實實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繼續按部就班做好教學工作是幾位校方人士一致的態度,他們反覆強調,校長的私事不能與學校混為一談。同時,藍翔作為轄區納稅大戶,“如果藍翔倒了,對轄區也是損失”。在電話交流期間,榮蘭祥提到,學校目前的教學秩序,沒有受到相關輿論事件的影響。
  對於有報道稱榮蘭祥自稱相關風波造成同期招生減少了90%,此次接受採訪的校方人士,一致予以了否認。校方主管招生工作的趙姓負責人說:“沒聽他說過這樣的話,可能是有些媒體理解錯了。”
  “藍翔招生規模大,除了電視廣告的效應之外,老生推薦新生也占很大一部分。我們在地方上沒有招生點,老生推薦新生過來沒有提成,但是可以適當地給新生一些優惠。”趙姓負責人說,現在學校招生雖然受到了影響,但是並沒有此前媒體報道得那樣嚴重,就業方面未受影響。
  這與榮蘭祥的說法趨同。11月25日晚間,榮說:“如果我們確實在辦學質量上、管理上、教師隊伍上或者是一些社會關係和社會矛盾上存在缺陷,趁這個機會,出現退學、鬧事、老師溜走等情況,那就完蛋了。可是現在沒出現這些情況,我們還是會實實在在做事。”
  齊魯晚報濟南11月26日訊(記者 王建偉 李陽)“現在這個情況,咱說什麼都不好。”11月25日晚間,歷經長時間沉默的榮蘭祥在電話里這樣說。事實上,他所創立的藍翔技校,也在等待風波趨於平靜。
  “個人是個人,學校是學校。對於校長個人家庭生活中的事情,我們不清楚,但我們希望不要因為個人的事情影響到大家對學校的看法。”26日,藍翔校方人士面對記者時,這樣闡述對自“跨省打架”以來連番輿情的態度與立場。
  上課違紀 會被隔空喊話
  試學一月不許出校門;挖水溝、樹高牆;每周只能“放風”一天;摘柿子罰款;學生統一著裝……所有這一切規定都很嚴苛,藍翔軍事化管理方式備受輿論質疑。在受訪的校方人士看來,這種“因勢管理”,是符合藍翔技校自身特點的。
  “我們的目標,是把學生培養成能夠創造財富的熟練工人,不是搞發明創造的高端人才。採取軍事化管理,一方面是學校延續下來的部隊作風和管理方式;另一方面,也是基於學校里這些學生文化基礎和自製能力都相對較差的現實情況。”
  曹金棟解釋稱,特定的培養目標和生源情況使得學校只能採取較為嚴格的管理方式。“你們也知道,來到這兒的學生大部分是考試成績不太好甚至有原來被開除的學生,學校每年把這樣的一些學生招進來,本身就需要嚴格的管理。”
  記者跟隨校方人士進入學校實時監控大廳。通過監控錄像,課堂上每個學生的一舉一動都看得清清楚楚。工作人員介紹,如果上課有違紀現象,管理人員會隔空喊話。隨著監控鏡頭不斷拉近,課桌上書本封面的字體都可以辨認出來。
  監控室一工作人員就是藍翔畢業後留校的,李自祥告訴記者,學校確實會選用一部分畢業生留校,但一般從事的都是類似管理和教輔工作,如果通過培訓能夠成長起來,再往教學崗位上安排,不會一下子安排到教學崗位。
  在校方教研室,工作人員正編撰教學課程。根據校方人士的說法,在教學上,藍翔是因材施教,相對而言,則是因勢管理。“學校的規章制度非常詳細,都是校委會研究後制定的。”工作人員給記者拿了兩大本學校的管理制度,上到財務制度,下到學生管理,事無巨細。“這隻是其中一部分,另外還有兩本。”
  他們津津樂道的仍是藍翔的“桃李滿天下”和特色教學的業內認可。他們說:“學校30年來為社會培養了40萬人才,只在東平一個縣,從我們這兒畢業的就有2000人。之前,我們幾乎每天都會接待過來學習參觀的考察團。”
  “我們每年投入教研上的資金有100多萬元,教研部分的老師都是本科以上學歷,還有大學教授。每年他們都要結合實際情況修改教學方案,每個學生入學之前,都可以看到未來幾年他們要學習的課程。”曹金棟說。
  希望刮的是颱風 不是“滅風”
  希望刮的是颱風 不是“滅風”迄今接近三個月的輿論發酵,雖然沒有明顯波及藍翔的教學秩序,但交流中,校方人士也坦言,“師生們私下有些議論也是正常的,哪個單位都是這樣。”
  其實,兩個多小時的交流中,記者也感覺到,校方人士頗為謹慎。有人就提到,就在此次“跨省打架”風波曝出之前,校方一直在與重慶方面洽談,意圖挺進西南建設分校,輸出藍翔模式,但風波乍起,相關事宜迄今擱淺。
  儘管校方一再強調“只談職業教育”,但言及藍翔,還是繞不過榮蘭祥。談及網絡上對校長榮蘭祥的種種傳言和揣測,校方人士也不否認,榮蘭祥的個人行事風格與藍翔的管理色彩具有某種程度上的趨同性。“有些做法、有些事,不好評價,這也和知識層次有關係。這種做事方式受到批評也是難免的,畢竟要管理那麼多人。榮蘭祥沒有多少文化,所以說話和做事都很直接。再說,學校要管理這麼多教師和學生,作為校長必須得有威嚴。”曾經長期擔任校方黨委書記的李自祥說。
  公開資料顯示,藍翔高級技工學校共五個校區,有教職員工1500餘人,年辦學規模達三萬餘人。在李自祥看來,校長榮蘭祥的行事風格具有強烈的個人色彩。至於開會摔杯子等細節瑣事,校方人士則更多認為是一時的情緒使然。
  如今,榮蘭祥涉嫌超生、持有三個身份證、家暴等行為需由公權部門做出裁決,那麼藍翔這所學校的命運又將如何呢?
  “這次輿論刮的不是颱風,是‘滅風’。如果藍翔挺不過去,那學校會連草根都不剩。”此前,榮蘭祥在一次受訪中,這樣闡述風波對學校的影響。而今,校方人士仍不確定風波究竟會何時平息,但採訪中他們也反覆提到,應該把校長個人與學校集體加以區別。
  “個人是個人,學校是學校。對於校長個人家庭生活中的事情,我們不清楚,但我們希望不能因為個人的事情就影響到對學校的看法。”他們說。
  根據校方的介紹,並非股份制企業的藍翔目前的管理架構為:董事會-學校管理委員會-中層處室。榮蘭祥為董事長兼校長,學校管理委員會承擔校方的正常運轉職責,對董事會負責。校方人士也提到,此次風波對藍翔的整體影響也讓藍翔註意到向現代企業管理方向的推進。“董事會和學校管理委員會新近都進行了改選,應該說,新選出的校委會更加強有力,誰有能力誰乾。”李自祥說,“像輿論所說的校長重用的大批老鄉,現在的管理層里已經很少了,只有一兩個人。”按照校方的說法,榮氏藍翔,正在努力地剝離蘭祥性格。
創作者介紹

wh82whcbx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